体育比赛策划方案|8b0足球即时比分zqzq
顿![ 克稲的狟友 ] 舧迎光羬九簈文厩呼!!  
 
 
 
秈顶穓碝
  潦物車 我的程稲 眀戶 弧明
  璹筿子厨
  公司虏介
 
 
秽地易硊,時不我予,馋璶絢柑絢额,步入光膘猍硚,廿年後钩化光膘一妓,花好月蛾,孤縊冷辐,跟在產柑繷糶心事街人知,修芬成了天下材一的礚册男子,龟在沒裕子味笵。
酵?#28085;伐?#21270;茶房化圭
 
 
走在山海猠丁的沉思李岸文
纔磃基:263
    你知笵台芖偿外程危繧?#20133;耵?#29708;瑀矰临琌虎繷噶?讽人笿?..
 
那年甃日打痐
人生的快贾綼自己發求
老子?#20133;糽R醇紌
拆焊的幸褐地瓜
钮杠的老爸程岸大
 
 
 
 
  地文承作長絞小弧文厩  
 
 
上海臸砃畍
 
作者:璱紇
社別:九簈
出版日戳:2007-02-01
 
定 基:280
纔磃基:238
 
 
 
書腹: F0778
書系: 九簈文畐
砏格: 平杆│384頁│炊硄級│虫色│25秨
ISBN: 978-957-444-375-8
EAN: 9789574443758
CIP: 857.7
粂系: 中文
 
  疭翴 內甧虏介 作者 內文 延伸綷弄 闽硈匡潦 Book Flash  
 
自序:大世界的馒粂簍出/璱紇

一 本書艶稰?#20133;悃?/STRONG>

兩年玡的甃天,我正在璚璚篶思《上海臸砃畍》硂本小弧,獺步走到大世界門口,吃到了香糛糛瞷肺的臭豆籊。正骸心蔼砍帝,抬繷一看,大世界闽了臟琞,辅了大玛。旁娩的人看到我一羪佩奇,碞弧:「瘆玻了,永环闽門了。」

礹堡之緇,我在硂本書柑重硑了一個大世界,硂妓?#39608;u笴贾初」,琌馒粂的狂舧之地,狡秸的膙爭之所,瞷代性的龟喷地,中瓣文化的才腹紆甮竟。我?#20133;D人公,秈了大世界更加翧活论铬癬來,他們哭,他們稲。

我相獺那些辨文生竡胕眔仔灿弄書的批蝶產大毙甭,那些尺舧礚中生有恨不眔把废捍成疨火的絪胯,一看我硂書名,碞笑岔了氣。虏虫的中厩生知醚:硂小弧肯定琌小家仿《縞布狶的臸砃畍》,肯定琌大家仿《大畍籔皑格腞疭》?

瞷成的诀穦:刁繷碿少癬纈,不敖?#25616;@拳白不打。

玡年全瓣厨紙臚肚我的中絞《厚砈子》「疉尔抄脓」谗哈捣《約畄之攀》。發拜到?#22330;A澈沒一人如此弧筁。可只璶一個呼站秨個繷,弧琘人弧筁一次,其他碈砰全穦蛤上。所孔一犬吠紇,百犬吠羘。璶拜癬先的紇子在哪柑?哪個犬常绰你陆白泊。

思玡稱後,我索性碞倒遁好硂一甅幼竂堕式批蝶的人陆秨底礟:硂场小弧艶稰的方繷在何矪。

我程早稱到的書,琌璣瓣作產安狥尼.伯吉吹(Anthony Burgess)?#39608;m祇兵卷》(Clockwork Orange)。硂本書有中?#39030;弧A完全丟失了原書粂言的怪味。原書琌未來社穦中一個小瑈猐自瓃?#20133;?#31452;史,用一贺璣粂、玐粂和種材狐粂的睼合粂,原文弄癬來怪钵百出,璣文弄者大璓能看来,玱獶盽佩纀:在糧辅?#20133;荂A璣粂也砆夸苙成如此妓子!硂本怪粂小弧,玱琌虫粂小弧:主人?#27743;?#30201;瓃者的粂言一隔砮穿。

《上海臸砃畍》沒有走硂兵隔。因為我稱糶一本馒粂小弧。

我的小弧,如狦有家式,那碞琌踌伊吹(James Joyce)?#39608;m芬尼根守艶》(Finnegan,s Wake),一本礚猭陆亩的書,讽礛至今沒有中文?#24359;C粂言能跑形到如此祘度,碞籖列癬來。腑稯拜:「如何分睲籖列籔籖者?」一旦粂言表簍琗砃,肉身扭曲癬來,緔力碞成為粂言本身。

阶者弧《芬尼根守艶》依仗了西方粂言多元的根,那或瞷代簙粂呢?瞷代簙粂也琌多方多根?#39608;C至今中瓣作產暗的琌虫根發方──京味小弧、秦的小弧、答粂小弧、纏焦式小弧。我在稱,把瞷代簙粂的多元多方,不绰均勻綼胠,而琌向各贺方繷方向拉,钩宇宙大脄炸一妓飛床,薄形穦如何?穦秨拓出碭個琍系?

所以,硂本書,琌一本狡秸?#39608;u《祇兵卷》」。

二 孽粂小弧

於琌有了硂本粂言龟喷小弧──琵小弧中?#25421;X個主璶人物各弧各的粂言,各稱各的粂言,各用各的粂言痹瓃珿事。

而硂碭個人物,粂言風格完全不同。

礢太人所霉門「王」,弧的稱的痹瓃?#39608;A琌《侣約竧竒》的粂言。硂贺風格,甧易夹癘,但用於中瓣的日盽生活,碞有些怪钵──不筁瞷代簙粂的形成,正琌來自吸收怪钵?#20133;~瓣弧猭。各贺外粂的陆?#19969;A癸瞷代簙粂形成的決定性紇臫,文化史產一直沒有倒籔足镑重跌;

所霉門的癸手「眎天畍」,弧的稱的痹瓃?#39608;A琌中瓣肚参江打粂言。《水鈗肚》、《金瞺宾》柑的玓玌粂,已竒不用了,边睲民初,江打粂言玱有穝的祇甶。我小時候剪眡的瑈浪簙粂言,川江水手中穦量珿事的能人,他們弧?#28938;雂坏?#31494;,倒我痙下瞏刻印禜;

所霉門收緄的中瓣孤兒,「加里王子」,琌個粂言海壶,把侣上海瑈行?#20133;籉?#31874;言──瑅涇镭璣粂、市井粂、「栏粿的」,以及緄父?#20133;b外粂,全场吸收睼馒癬來。我努力「承硑」加里的粂言,後來祇瞷,硂其龟碞琌瞷代簙粂,瞷代簙粂碞琌一贺多元狡合的粂言,加里的弧杠方式,只琌把元素重穝?#26639;?#31208;來;

眎天畍刁苝古怪的女畕弟孽璊兒,眖小天天絤琗砃,把身子折筁來舼筁去,她弧的稱的成為跑形的肉砰之代言,一贺只有硂個人物才弧眔出來?#39608;u孽粂」。硂個「孽粂」琵我端硓福惮:我必斗在福子不耞琵簙粂簍琗砃。孽璊兒琌俱本小弧程主璶人物,《上海臸砃畍》膀本上琌在孽璊兒的芠诡和思稱中瑈笆,因此,硂本小弧,不可磷免琌一?#24359;u孽粂小弧」。

加里王子和孽璊兒琌硂本小弧的痷正主人公,硂癸少年少女在四年之丁,礹璚地長成男女獵年。由此,必礛有担竂粂籔成人粂的癸立,也有痹瓃粂言本身的長大筁祘。

我怎或分眔睲琗者籔琗砃?

孽粂碞琌我的粂言。

孽璊兒碞琌我。

三 馒粂之美

硂琌一本渤羘迟糓的小弧,琌各贺粂秸、勉稪、風格爭管祇言舦的初地,自礛不琌《海上花》那妓?#39608;u涵粂」小弧,瘤礛上海杠免不了侥秈大世界來打据台。

中瓣的瞷代化,正钩瞷代簙粂,碞琌各贺羘音各贺文化侥突膙爭、癸抗、馒磡的挡狦,哪怕秤者,程後也祇瞷自己吸收了癸手的粂稪。

我弧筁了,我的龟喷,正琌稱把瞷代簙粂拉窰了來看。硂個粂言龟喷,也琌中瓣瞷代性的?#26639;腢C瞷代中瓣文化的锣型,正穿行在硂贺「馒粂」中。

弧硂杠,不琌炫模,並獶自肛我暗到了瞷代中瓣作產沒暗到的事,而琌弧,我刚瓜暗一件中瓣瞷代作產沒有一個人稱到璶暗的事:馒粂化小弧。

再弧一次,我不琌弧其他作產作珇中沒有狡秸馒粂,我琌弧可能(可能!)我琌瞷代中瓣材一個有自谋種瓜,刚糶馒粂小弧的人。

把小弧放在「大世界」,也琌為了硂個馒粂目?#39608;C大世界,碞琌不琵一贺簍出方式縒臦,各贺栏常用自己縒疭的方式吸引看客。你弧我佰,各菊秤初,玂持馒睹,拒荡合一。

究澈琌馒而合一更美,临琌分一而馒更美?我個人粄為中瓣文化中合一的因素太多,瞷代簙粂似乎已竒有夹非(硂不完全琌好事),不合夹非孔之碿穌,孔之出怪。其龟,硂個合一的表?#34180;A被籠了多方亥亥合一的瑈祘,被籠了纯竒有筁多?#36741;疆s。我把硂瑈祘放到一本書中,目的琌稱琵自己,琵大產看到簙粂纯有的馒出之利,盢來或砛穦有的多跑之美。

我們纯竒有筁一個大世界,我們也穦再有一個簙粂大世界。

四 弄者籔亩者

在文化市初化的今日,我硂或暗,琌否癴奸瑈而行,琌否有種琵弄者癚尔?拨澈琵大世界闽門?#39608;A琌礚薄?#20133;?#21021;。

碞我個人竒喷而言,文化人似乎把弄者看眔筁於片?#22561;F,璶不碞琌礚知竤猐,璶不碞琌手搐秗布的窖神。

其龟岿了,弄者本身,碞琌馒粂之根,他們肯定能明白,他們自己碞琌中瓣馒技籔西瑅臸砃的兒女。弄者可以硄筁不同文砰,分繷秈入孽璊兒籔加里?#20133;@界,程後拟癬手來。

此文不酵小弧的內甧主肈单单。其龟,正因為硂琌本文砰龟喷小弧,珿事碞不眔不更弘采一些。弘采的珿事,如艾菠疭所弧,琌「腇看門狗的肉」。我稱在珿事後砪笲?#39608;u私砯」,已竒公秨於上,穛叫垂猔。

讽礛,硂碞璶叫批蝶產大毙甭絪胯們多花碭分牧弄書,才暗耞粂。反正,弄者們琌一如琂往,穦弄了書才?#25421;X羘,絴碭羘,或者肛碭羘。癸此,我眖來瞏獺不好。

有些批蝶產一口玶定,我的小弧常琌為陆亩而糶。癸硂些稱讽礛的胕人,我已竒放斌了弧狝他們的努力。

硂本書穦不穦有人陆?#19969;H我礚猭箇料一本書的命笲。不筁,我能弧:陆亩者,我同薄你!如狦你只能亩眔钩中?#39030;弧m祇兵卷》,不亩也絵。

後癘:大世界中的小世界/璱紇

他癸我弧,到上海去,上海穦琵你帝癵。

他临弧,她穦尺舧你。她住在碔民隔的弄绑房子柑,她狦礛待我如自產挥女,娩挾垫倒我娩弧大世界那些哈哈描,那些坤角旦角,朝年絓子一采采笵來。弧琌材一次秈那兒碞癵了隔,人一生癵一次隔值眔。

她打秨衣耫,抖了抖那掉芭合身的花布篨砊,上面的继福香琵人稰谋到秽地飛硊。我眔抖帝那侣筿車筧羘,在那穦癵隔的地方下來,崩秨那扇玴重的大臟門。

他們全在,单帝我,一看碞已单了砛久:馒技女孩孽璊兒娩上琌縋?#33105;腹A眎天畍站在石顶上,大芔另一狠琌臸砃王子加里和所霉門王。

所霉門王弧,他暗了個?#20498;琚A好久沒有叫人蛾冠,璶秨口蛤人弧,玱忘了冠。硂穦兒他正在稱?#28085;?#20896;,碞琌祇生在一九四五年,一九四五年已到了,碞在泊門子上。

孽璊兒眔和加里分瞒,他們璉帝困碽之伐的身世之良,在睹世一次次眖死亡中発叉,一次比一次明白,此生不能分瞒。

琌呀,栏碞璶秨初,珿事碞如此秨狠。

面癸大世界的那些加辫,我琌個義小碍,一個人走帝時心佩肉铬。很多的羘音,包珹碍羘,钠入耳朵。讽我禲到大世界外來环看,独昏辅日,站在天爵上吃帝臭豆籊,他千妖百碅的上海呀,吸一口氣,香氣碞苝秈我身砰柑。

程後一次去,琌在獶典(SARS)後,玛上了門,而且眖?#20133;H後碞沒有再秨門,爱脆不犁穨。

他砆拉了壯丁,劣锣大小城市,程後氨痙在重紋,一生沒有回來,他琌我程稲的人。渤所周知他琌我緄父。

她琌他斑一的妹妹。她生眔秀氣,籔小弧中的默姨一妓不稲弧杠,可一弧杠碞句句到翴子上。她和他不太钩,因為她琌他產在娜荒時毕下的孤女。

睹世之中,兩人天各一方,彼此思念。她籔我弧眔程多的琌不在人世?#28085;繾禲C

冠柑冠外,他倆用一聋炊硄人的心烩我绰玭走,醋戶跋,硂兒琌痷正的上海百姓。我成長的砲民跋山城也琌如此,再絘眔叮敬臫,入何後临琌有色眒膤飛的冠。孽璊兒和加里有硂妓的冠,他們和任何現獀礚闽,瘤礛現獀找帝他們不放筁他們。他們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柑,只求生存下去。

糶作硂小弧的一年半,秨始琌?#38236;s門玛胊,叫人來修,挡狦弄不好,程好传奔。礛後琌印表诀胊了,修時祇瞷琌合繷胊了,传奔。用了好多年?#28085;?#33259;胊了,只能放合盿。只眔传奔。冰絚突礛一翴也不祇翧,放秈去的獵腑子江垫祇独,也只能传奔。之丁竒菌?#28085;?#30646;籔禦狥西的贺贺篡腇不能回稱,胊奔?#20133;脭菠?#29708;天種。糶硂小弧,玡後竒筁了北京重紋成常倫窗,北京香翠、紈瓣和竡大利窖多城市,突如其來的命笲跑珿碭乎反防了我,琌弘艶女孩孽璊兒毕了我。

稲你碞琌璶不臮一切。稲你到瞷在才知失去你可以,不能失去自己。

弧句狠杠痷琌生不如?#39608;A死不如糶硂兩個臸砃畍。穿筁時光之描看見了內心冰山另一角。一個已筁世猭瓣女作產的羘音在耳旁臫癬:又一?#20256;?#36817;癬航了。每次癬航羆琌一個家妓。每?#22134;`琌更帝繷一次出海环航的旅客,他們羆琌在同妓的礹璚和荡辨之中和大地分瞒。

天已穞下來,疩冻帮縩。我叉了綾,钩孽璊兒一妓,由帝天性,拋秨身後一切,升癬帆,但腀獴下眔別硂或礚薄,皗筿因為我环行祔祔有翴兒搂华,但腀向我揣手再見的緄父和姨,瞈水常胉在心柑繷。

九翴箂十分,冰箁也來了,琌我瞒秨的時候了。

纯蛤孽璊兒和加里王子绰夕相矪,瞷在他們年淮的氣息临吏露在左右,他們的羘音依礛在冠柑出瞷,碞琌琎夜,我走了很环?#28938;禲A走眔氣齿吁吁,看見了心稲的聐犬先辽疭,蛤帝一個彩壯的聐人,奔忙在瞏山柑,砆發?#21326;?#30134;在剁叫。冰撤如描,琈出我籥白的羪,臸砃之次上下簿笆,繦她也繦我,我們穦在另外一個世界相笿。

硂本書琌紀念我有筁的小世界。上天倒的狥西不能傍求太多,有一丁翴碞赣骸足,璝琌硈硂一丁翴也沒?#22330;A临琌莱赣稰縀。瞷在我稰縀你──不恨你琌一個人或琌先辽疭發捕的聐物。

 
 
 
  地址:105台北市猀山跋八紈隔三琿12巷57弄40腹 筿杠:02-25776564*9 肚痷:02-25706920
弄者狝叭獺絚 】【 呼站痙言版 ?#21270;艇x戈料?#34108;?#33318;所?#22330;A獶竒同種叫?#33043;@任何形式之锣更使用
极郤掀習赫源偶 乾俙軓氈笢陑狟婥 邧伎⑩笚欳萯ど 陷嘖菴100毞 控儔陬pk10狟諍 葷粔865蟀蟀め齪夥厙 蔬昹嗣氈粗粗粗氈氈 嫘陲11恁55疻穢 嘖き稊尪奿埱稊妎鉧 譴狦坋珨恁拻ヶ眻 碩鰍辦荇481漲